今日要闻

著名风投 Fabric Ventures 万字长文 :说透 Web 3.0 范式转换逻辑(上篇)

发布于2019-10-05 21:52:17 来源:hoocai.com.cn 作者:Hoocai
导读: (以下内容获合作伙伴火星财经授权节录及转载)以区块链技术为中心的新一波技术浪潮不仅代表着计算架构的代际转变,也是组织原则的变换。FabricVentures是英国著名的数位加密货币基金,这是一家专注于

(以下内容获合作伙伴 火星财经 授权节录及转载)

以区块链技术为中心的新一波技术浪潮不仅代表着计算架构的代际转变,也是组织原则的变换。

Fabric Ventures 是英国著名的数位加密货币基金,这是一家专注于 Web 3.0 生态的基金,其投资目标就是要让互联网从中心化向以人为本的去中心化计算转变。

纵观 Fabric Ventures 的投资组合,我们可以看到大量的 Web 3.0 项目,比如 Polkadot、Blockstack、Ocean Protocol、Decentraland、Orchid 兰花协议、Raiden 雷电网络、Staked.US 等项目。而且该基金也热衷于组织 Web 3.0 有关活动,他们今年 6 月份在伦敦举办了一个名为 CogX 的线下活动,该活动几乎涵盖了所有 Web3.0 生态项目。

可以将 Fabric Ventures 理解为 Web 3.0 时代的投资王者之一,但这家基金是怎么理解 Web 3.0 的范式转换逻辑的,他们又是如何挑选区块链团队的?

代际平台的转移

历史回顾

我们正处于软件架构范式转变的开端:去中心化数据网络的浪潮正在兴起。在过去的几年中,我们亲眼见证了这场变革运动的意义已经超越了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的范畴,甚至超越了开源软件和区块链。从更广泛的角度来看,这是基于开放标准的点对点数据网络的胜利,它反映了适当调整的经济激励机制的力量,它开始充分利用了位于每个人口袋、桌面、汽车、客厅和手腕上的个人数据中心。高速无线宽带接入的普及、快速成熟的本地化软件以及机器学习技术在最近的突飞猛进,使这一范式转变成一场轰轰烈类的技术普及运动。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技术架构的进步使计算机操作系统和软件包得以商品化,在全球范围内都可以通过数据中心和云基础设施对这些被商品化的操作系统和软件包可进行访问。在这个技术新浪潮中,数据中心正被扩展到网络的最边缘地带,而数据本身也正在被“开源”,商品化也被运用在可重复使用且可信的区块构建中。分布式用户和机器通过底层点对点网络进行数据交互。这些点对点数据网络自身就成为一种“结构”,它们不需要第三方就可以验证和管理信息输入,同时以可用、安全且灵活的方式向个人用户提供自己的数据。

虽然谷歌公司悄悄地丢弃了“不作恶”的座右铭, 但是在 Fabric 投资基金我们更感兴趣的是构建一个新的软件架构,它的座右铭将变成“无法作恶”。

至高无上的个人权利

通过向用户提供自己的数据,去中心化数据网络浪潮正在推导那些巨大的由科技巨头公司把守的数据“竖井”,这些数据“竖井”曾是互联网企业的命脉,但是如今却逐渐成为了科技巨头们无法承受的负担。Equifax 的数据泄露导致 1.45 亿美国人隐私被泄露,而根据 Facebook 披露,剑桥分析 (Cambridge Analytica) 使用了 8700 万个账户的个人数据,且最近又有 5000 万个登录账户的个人数据遭到泄露。这些层出不穷的泄密事件使得用户逐渐厌倦将个人数据存储到这些科技巨头的集中式数据存储架构中。虽然谷歌公司悄悄地丢弃了“不作恶”的座右铭,但是在 Fabric 投资基金我们更感兴趣的是构建一个新的软件架构,它的座右铭将变成“无法作恶”:在这样的架构中,所有本地用户都能控制自己的数据,高无上的个人权利得以崛起。(注:Blockstack 的 Slogan 也是 Can’t be evil 无法作恶。)

《人类简史》《未来简史》的作者 Yuval Harari 最近在一次 TED 的演讲中提到, 极权主义并非一种在事后回顾总结中被定义的邪恶丑陋力量,恰恰相反,极权会将自己包装为一个可解决当今复杂问题的简单方案,看上去相当诱人,抗拒这种方案似乎是愚蠢的。哈拉里认为,在特定的商业或-组织内,集中式的数据储存架构可能会诱使这些组织掌握这些数据,并在这一技术基础上对个人数据进行针对性的开发运用,其利用程度会达到迄今无法想像的程度。我们需要组织结构、数据架构、激励机制和技术去消除这种危险。除了消除第三方作恶的可能性之外,构建基于分布式数据网络之上的应用程序将通过越来越完善的数据封装设施去增进人与人之间的亲密信任关系,改善计算机服务。

转向以人为本的计算服务

尽管建立对计算机系统的信任已经成为个人与技术社区之间的共识,但事实证明,在人类与硬件设备和软件应用程序打交道时,其实很难完全信任它们。随着各类软件的潜力不断扩大,它们开始以越来越亲密且个性化的方式为我们服务,人与软件之间建立信任关系的必要性也日益增加。当一个人分享个人遗传和生理信息,依赖算法在人类面临危险的瞬间做出权衡,甚至在以此过滤构成我们日常决策事实基础的信息流时,人与程序的信任关系的建立就变得具有了强制性。

在《智人》(Sapiens) 一书中,Yuval Harari 还探讨了这样一个观点:最终,在历史的尺度上,正是人类通过语言进行概念化抽象与分享共同信仰的能力,使陌生人得以合作,社区得以崛起。而如今技术可以将这种信任抽象化,随着正确的激励在协议层级被编码,该种机制使得人们可以在全球范围内进行合作和贸易。

在即将到来的去中心化数据网络浪潮中,我们将从零和博弈的资本主义转向协作社区的复合利益。也许有一种很好的方式可以用来想像这种在最小的中央控制下进行协调的技术壮举,那就是现代城市发展。建立在区块链技术基础上的去中心化自治组织可以在一系列新领域中实现弹性与效率、协调与激励之间的平衡。以网络采用水平的共同利益去替代所有者的利益,使网络构建者、服务提供商和用户之间的激励机制保持一致:将自上而下的命令和控制权力结构 (该结构具有高度腐败倾向) 替换为紧急结构。

回顾过去,展望未来,看最新的平台范例如何转换

为了了解价值可能在哪里出现,以及作为投资者和公司建设者的我们有可能在何处卓有成效地集中精力,有必要从长远的角度观察技术如何在过去的几个时代中产生颠覆。

让我们回顾一下二战后美国在 20 世纪 50 年代和 60 年代创造出的大繁荣。在当时,随着美国公司逐渐成为跨国公司,这些科技公司的商业模式主要是在昂贵的专有电脑硬件生产上赚取利润。这种商业模式带来的结果是电脑被掌握在少数用户手中,这些用户包括-、企业和富有的个人。随着微处理器生产成本的直线下降以及美国经济状况的不断改善,一种全新的计算架构将该行业的权力从专有硬件系统转移到了芯片制造商和软件公司的手中。当 IBM 当时的总裁汤姆沃森 (Tom Watson) 难以想像除了相关从业者谁还需要电脑时,微软 (Microsoft) 公司的比尔盖茨 (Bill Gates) 已经明白,在未来每个家庭都将拥有自己的个人电脑。

在上世纪 70 年代和 80 年代,随着个人电脑的大众化,科技公司掀起了一股新浪潮——将业务模式转向销售带有授权操作系统的廉价电脑硬件。随着微软的崛起和及其对赢得开发者的不懈努力,消费者自然选择了兼容应用程序最多的平台,即微软公司的 Windows 操作系统,该系统开始在硬件供应商之间普及,它将几乎所有的软件包统一在一个系统之下。直到 2000 年,微软的市场份额已超过所有售出的个人电脑的 90%,其大部分价值来自于操作软件和应用软件层。

然而,尽管微软占据了用户电脑桌面的主导地位,但它从未保护过配线室内和数据中心中的服务器——这些领域依然被 80 年代最成功的 Unix 工作站公司 (Sun、Silicon Graphics 和 IBM) 所把持。在 90 年代早期,Linus Torvalds 试图用一个更便宜、更开放的替代品——Linux 这个用于软件服务器的 Unix 操作系统的开源版本——来打破这种昂贵的霸权。该系统通过将普通硬件和 Linux 操作系统、Apache web 服务器、MySQL 和 PHP 相结合,又掀起了一波新的技术业务浪潮。到了 2012 年, 微软在计算机市场的份额已降至 20%,而到了 2017 年,基于 Linux 的 Android 系统在移动计算市场已经占有了 85% 的份额。

随着时间推移,廉价软件逐渐大众化,网络随处可用,这种社会现实推动科技企业将其商业模式转向了提供免费软件和网络,目的是对它们收集到的用户数据转化为货币。如今的科技巨头们已经吸收了开源软件,并将其与大量垄断性的用户数据竖井结合起来,创建了具有竞争力的技术护城河,用来保卫自己数万亿美元的公司市值。然而,随着如今的科技企业面临越来越多的数据使用问题,用户也开始仔细审查其数据的所有权,-正在推动广泛的数据保护法规 (比如说 GDPR)。

随着硬件、操作系统、软件和网络的民主化,我们正在观察的新范式转变将开放对网络内数据的访问。随着现有垄断性数据竖井的解体,我们将观察到数据本身和对数据的访问将会被打包成可供出售的商品。但是这样的范式转变依然给人们留下了问题:一旦数据垄断被削弱或者丧失,那么现有科技公司的商业模式将会转向何处?

为了解答这个疑问,我们回顾了开源软件开发的历史,以及与之相关的开发动机和盈利方法。一开始,开源软件运动出现在隐私安全爱好者、黑客和意识到自己所用的公用软件无法进行商业化的-实体之间。这场运动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一种道德信念,即软件应该是开放的,所有人都可以使用和访问。

开发者们意识到,开源软件运动除了使软件免费可用之外,开源模型还从根本上改进了软件开发过程。围绕着一个个开源项目建立起了不同的网上社区,在这些社区中声誉也不断累积,在技术贡献者、软件维护者和用户当中创造出了指数级增长。开源软件的出现使得人们能够在世界各地分发软件,开发者们开始组建公司,在广阔的分发网络上添加非常薄的货币化层。1993 年,Bob Young 成立了 ACC 公司,销售 Linux 和 Unix 配件,该公司后来成为 Red Hat。大约在同一时间, Monty Widenius (FabricVentures 公司顾问& OpenOcean 创始人) 从 1994 年开始从事 MySQL 相关工作,致力于将 MySQL 与同样开源的 Linux、Apache、Python 互相巩固融合组成了 LAMP,使其在 2008 年被太阳微系统公司以 10 亿美元收购之前已经成为了世界上最受欢迎的数据库。

在过去的 20 年里,随着大型科技企业逐渐意识到开源的可行性和好处,整个世界都变得依赖于开源软件。React 和 React-native JavaScript 开发工具主要由 Facebook 维护,而谷歌为 Android、Kubernetes 和 Go 等做出了无数贡献。不到 20 年前,微软还被认为是开源软件的主要反对者。现如今微软已在 2017 年转型为支持了最多开源开发者的公司,就在最近该公司还以 75 亿美元收购了 Github。这些科技巨头纷纷选择了开源软件,基本上停止了对软件收费,转而围绕着将用户数据货币化来建立他们的整个业务通路:通过使用并无所有权的软件和不属于他们的数据来创造数万亿美元的市值。

不幸的是,在这第三次开源软件开发浪潮中,开发者们不仅失去了驱动第一波浪潮的道德抱负和浪漫主义动机,而且通常也没有获得曾经驱动了第二波浪潮的经济利益或声誉回报。

随着中本聪在 2008 年发布了比特币白皮书,我们开始进入了第四个开源软件开发时代:通过解决“双重支出”问题,并在分布式系统中创造“数位稀缺性”,中本聪为点对点网络中集成数位价值转移层奠定了基础。这种基本架构的突破使开源网络能够在没有中央权威或赞助者的情况下奖励和激励贡献者。开放平台上的非许可式创新和“无需信任”的点对点网络,再加上代币驱动的激励和治理系统,已经引发了围绕开源项目的开发人员和生态系统的爆炸式增长。开源开发运动最终发现了它难以捉摸的“商业模式”——这种模式不一定奖励单一中心的实体,而是公平地激励所有贡献者和参与者,得以在每个网络中创建分布式的数位经济。

由三大趋势驱动的范式转变

过去 20 年里,Web 2.0 时代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三种基本技术主导:云端存储、社交和移动化。我们相信未来几十年的技术创新将由边缘计算、机器学习和分布式数据之间的相互作用去推动:边缘计算在大量设备中捕捉数百万数据点,不断进步的机器学习算法吸收利用这些丰富的数据,位于底层的去中心化数据将对于安全、灵活沟通以及公平激励提供支持。

将这三种技术浪潮结合起来,将会开发出大量的数据,然而这些数据目前仍因隐私、信任或竞争原因而被封锁。在 2010 年,全世界产生了大约 1 泽字节的数据。根据麦肯锡咨询公司的研究,在 2016 年中全世界生产了 16 泽字节的数据,然而,其中只有 1% 被分析使用。到 2025 年,全球预计将生成超过 160 兆字节的数据。由于出现了从未使用过的数据源, 隐私保护出处和细粒度的值分布,将会使得世界上出现难以想像的技术突破,比如说通过基因数据进行的个性化医疗,协调分布式自治代理以及为数据生成者解锁之前从未探索过的货币化方法。(、注:泽字节是 TB 的 2^30 倍,即 1ZB=10.7TB)

然而,如果当今孤立的数据结构无法快速升级, 可用数据的激增和机器学习算法的效率提升可能快就将我们引向一个全民监控式资本主义,这是一种反乌托邦式的未来:政治家不仅能够预测事情将如何发生, 还能利用我们的情绪去“仁慈地”做出我们尚未做出的决定。实际上,他们能以极为精准的方式对他们所预见的未来采取行动,其目标不一定会向公众披露,也不一定符合我们自己的目标。去中心化的数据架构不仅将阻止科技巨头和其他数据垄断企业获得如此普遍的权力,还将使个人参与者能够利用这一波新的应用程序去提升自己的生活质量。与此同时新应用的使用者既能控制自己的隐私,又能参与其中获得经济回报。

TOKEN 与加密货币经济学的新颖之处

一直以来困扰著各种网络架构师的一个基本问题就是网络创造的价值与股权结构获取的价值之间的不匹配。股权结构的价值来自未来的现金流,这些现金流是由集中式公司从客户那里获取收入的能力产生的净利润。这是一个对于以销售商品和服务为基础的商业公司来说行之有效的系统:苹果销售高端硬件,Netflix 和 Spotify 销售月度会员制。然而,当股权模式被应用于核心价值在于廉价分销和用户驱动内容创建的网络当中时,的确会遭遇利益分化的危险:Twitter 难以将其用户创建的内容变现, 而 Facebook 不得不转向一个近乎于反乌托邦的全景监狱,以求将其基于用户基础与开源网络的价值创造进行真正的变现。当网络社区开始生成有价值的内容时,网络社区的用户就从客户转换为了产品本身。这时候社区用户和商业公司的价值存在根本性的不匹配:一个商业实体试图获取用户社区所创造的全部价值,而用户社区本身却没有获得任何财务上的回报。

从控制网络的中央集权型股权公司模式中跳出来,转而将网络建模为带有本地代币的数位经济模式,我们不仅可以提升从中获取的价值,还可以将其产生的价值分配给真正的价值创造者。在这种数位经济中网络稀缺性以代币作为代表,代币被用来激励分布式的人员、机器和其他参与者,以奖励他们对于网络的贡献,比如管理有价值的资源、工作内容与效用。将网络的数位稀缺性 (例如算力、人工、内容贡献或社区治理) 表示为数位代币,可以使网络不断升级且具有无限灵活性。这些代币成为一个个可编程的数位软件,连接着人类和他们所以拥有的资产——包括虚拟的 (如个人数据) 和实体的 (如房地产)。这些代币所能实现的是通过虚拟货币经济学这一处于激励机制设计的前沿方式,巧妙地平衡用户、开发人员、资源提供者 (例如矿商) 和资本提供者 (例如投资者) 的网络内在利益和效用。将稀缺性进行代币化使人们对于所有权可以进行颠覆式的重新想像,其本身意义甚至超越纯粹的数位资产,现有资产将享有改善流动性、透明度、准入、合规和税收方面的潜力,这将推动现有的资产进行代币化,并最终主导新的加密资本市场。

几十年前,我们见证了数据和传播内容从模拟信号到数字化分发的转变过程。数据和内容从创造、发行到货币化的一切过程都可以被重新想像。数字化对报纸、电视和电影内容的影响是有目共睹的:Netflix 和 Spotify 这样的新巨头崛起,百视达和柯达这样的公司要么被边缘化,要么彻底消失了。我们现在确信,代币对于所有权的影响,就像数字化曾经对内容造成的影响一样大。

代币的分类

深入到代币的世界,我们可以依据不同的特征将其分为三个核心类别: 货币与商品型、实用工具型代币和安全型。考虑到个别代币可能同时具有若干特征,或者是在其基础网络的生命周期内演化出不同特征,我们现将这些特征总结如下 :

价值存储型 (SoV) 代币的价值依赖于其对抗审查和平等交易的特性,以确保其储存的价值与任何其他市场、商品或货币完全不相关。例如比特币、门罗币和零币,它们在交易速度、网络安全性和网络隐私方面都有略微的不同。这些价值储存型加密货币最接近于现实货币的等价物,在考虑货币的定量理论时,可以用交换方程式 (MV = PQ) 来理解它们的动态。

稳定币的目标是将波动性与加密资产分离开来,并提供一种可与法定货币如美元挂钩的数位资产,它们主要被用作记账单位和交易媒介。其中的三大类别包括 :

  1. 集中式借据发行——以中央持有的等额法定准备金来保持稳定。
  2. 担保物——由以太坊等加密资产提供的超额抵押。
  3. 铸币税股份——重新创建一个算法型的中央银行,通过控制供求杠杆来保持稳定。

支付型代币是最简单、迭代最多的类型,它们常常被强制实现到网络中,作为网络提供数位资产的唯一支付方式。因此,支付型代币虽然几乎成为了虚拟数位经济中的“货币”,即使它们依然没有变得更具投资性、流动性或稳定到足以成为价值储存手段。相反,在未来的均衡中,支付型代币将更接近于一种营运资本,由于机会成本的存在,用户将试图将营运资本最小化。因此,它们很可能具有极高的速率,但价值累积很低。由于源代码的本质 (可复制和可分叉),这些代币模型运行时具有很高的风险,它们可能会被分叉或者是被相同的协议所取代,这些协议也允许其通过适当的价值储存代币进行支付。

证券型代币则是一种资产虚拟货币化的代表,其范围包括了传统大宗商品、股票、艺术品以及任何一种加密收藏品。前者依赖于对标的资产所有权的强有力担保,可根据标的资产的价值进行估值,并且在流动性、可分割性和可获得性方面有溢价。后者往往代表一种稀缺的加密资产,其性质犹如艺术品或房地产,也就是说这些资产本身价值是有限的,而创造者的声誉,在数位景观中的位置以及对该资产的总体需求决定了其价格。(注:CryptoKitties 属于这类)

治理型代币让其持有者可以投票决定网络如何运行、开发人员将精力投向何处以及何时应该实现软件升级。随着网络中运行的公司数量以及处理交易数量的不断提升,网络的价值也会随之上升,对于网络开发的影响力也将成为一种稀缺资源。事实上,在这样一个网络中,投票权的价格很可能会随着它所保障的网络价值不断提升而呈现指数级增长。这种代币特性通常需要与前面提到的其他类型代币设计相结合。(注:Aragon 属于这类)

折扣型代币赋予所有者在购买数位网络提供的资产时享受折扣的权利。购买折扣代币等同于购买优惠券,并有权获得网络内所有经济活动的固定折扣百分比。随着网络的价值提升和交易数量的增长,代币持有者可以要求更大的折扣。这种代币设计实际上模拟了一种只能以网络服务 (不涉及金钱支付) 形式来提供的使用费。

工作型代币基于这样一种理念,即服务提供者需要“共担风险”,以鼓励他们为网络提供高质量的工作。无论是承担客观的工作 (如计算资源),还是主观的工作 (如定性评级),服务提供者都有义务向网络投入一定数量的代币,以换取对其提供有利可图的工作的权利。如果工作能够“正确”完成,服务提供者将获得用户支付的费用 (不一定是本地代币)。相反,如果服务提供者行为不端,他们的份额将被削减并被分配给其他服务提供者。随着网络使用量的增长,将会有更多的能够即时获利或者是未来可盈利的工作被交付,这将使得希望交付这些工作的服务提供者数量有所增加。因此,对这些工作型代币的需求将会得到增长,由于它们的供应量较为固定,该种代币的价格也会随着网络的使用而上升。(注:PoW 类代币属于这类)

销毁&铸造均衡型代币的架构基于两个简单的特征: 网络用户使用代币支付服务费用, 但他们并不是用代币付费,而是将其销毁

(以美元计价);于此正在铸造的新代币(以本地代币计价)会不断膨胀。网络的用户针对每个已经销毁的代币引用服务提供商,他们会接收到新生成的代币分配作为被支付的费用。因此,当平台使用量增加,用户消耗的代币数量超过通过通货膨胀发行的代币数量时,代币供应将会减少,因此推高了每个代币的价格。(注:USDT 属于这类)

原文:火星财经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意见,不代表区块客观点和立场,所有内容及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应自行决策与交易,对投资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间接损失作者及区块客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区块客致力于发掘和整理各种与区块链技术有关的内容,只要与区块链或区块客网站有关的合作和/或建议,我们都非常欢迎。请您发电邮至[email protected]与我们联系。

文章标签:

华为5G | 美中谈判 |

声明: 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如系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邮箱:mail@hoocai.com.cn

今日要闻

热门阅读